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谈中国舞蹈现代性进程中的问题-舞蹈基本知识

来源:河南艺术中专学校招生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2-04-06 15:34:27

  在《中国舞蹈的现代性诉求》以及《西方舞蹈的现代性话题》两篇拙文中,笔者试图思考现代性在西方舞蹈中的主要展开方式以及中国舞蹈的现代性在中国自己政治文化语境中的特殊道路。两相比较,笔者试图指出中国舞蹈的现代性进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此前提下,本文继续思考这种进程中可能碰触的问题。

 

 在大多数介绍西方现代性的书籍中,总会提到法国诗人波德莱尔有关现代性的解释——“现代性就是过渡、短暂、偶然,就是艺术的一半,另一半是永恒和不变”。因为他几乎是最早强调在他置身的19世纪现代生活而非传统和古代生活中发现现代性、发现美的艺术家。这个19世纪的现代生活是都市生活中的各种变动和刺激,是都市街头的各种风光,是工业化社会所带来的一系列崭新的变化,是与传统农业生活的种种断裂。这是作为艺术家最早看待艺术现代性的表述之一。而在后来,现代艺术的各种实验使我们看到了韦伯所指出的资本主义现代性的基本悖论:技术系统的现代性同人的解放的现代性的悖论。对这种矛盾的反思几乎是现代艺术的思考和创作的主要指向。

 

 在谈及西方舞蹈现代性的两个主要话题:人的个体性以及作为舞蹈本体存在依据的动作性问题时,我们忽略了一个波德莱尔所提到的现代生活以及由此而产生的一种有关“现代”、当下的新的艺术以及新的艺术观。对舞蹈而言,就是舞蹈的内涵在现代社会里发生了转变,舞蹈在工业社会里有了新的社会使命、艺术使命、新的美学。在西方舞蹈的现代性萌生之前,西方舞蹈面临如何看待和对待古典芭蕾的问题。20世纪初期的美国现代舞蹈家已经认识到古典芭蕾是一个长不大的睡美人。这其中就包含着对舞蹈本性的觉悟,也就是对舞蹈为什么能够作为一门艺术而存在至今的一种深切思考。虽然这种认识并非是20世纪初艺术家的创见,他们只是去除了多年来舞蹈只是娱人这种表象对舞蹈本性的遮蔽而已。试想,原始祖先们对着上苍起舞的时候,舞蹈是何等神圣而令人敬畏的行为!而如今,舞蹈在新的历史时期,作为一门觉醒的独立的艺术面对着工业社会所带来的人的各种问题,是应该表达和发言的。舞蹈面对传统,面对文化,面对社会,面对人以及自然的各种新的复杂关系要有所呼应,这已经表明了现代舞蹈与以娱乐和炫技为主导的芭蕾趣味的背离;也赋予了舞蹈以严肃的、社会的、艺术的使命。这是现代艺术家或者舞蹈家所存在的一种新的政治经济文化语境,也是现代舞蹈所扮演的社会角色的转变。西方的舞蹈现代性宣告着以表演和展示为主体的古典芭蕾的让位,而将创造和反思作为舞蹈的核心价值。注意到这个问题,我们在审视中国舞蹈的现状的时候,也就看到了问题的实质。

 

 中国目前处在现代化高速发展时期,同时也遭遇着全球化的各种侵袭。商品经济改变着人的生活以及人与周遭的各种关系。中国社会都市化的进程也在迅猛进行,作为现代性载体的都市生活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基本环境,这种环境同时也塑造影响着人们的日常生活。一方面是生活水平的大幅度提高,一方面是这种进步所带来的各种问题,尤其是现代人的各种焦虑、压力和危机。面对如此沸腾而刺激的现代都市生活,我们的国内舞蹈似乎是失语的。我们一方面仿佛还生活在一个孤岛上,还醉心于频频的“舞蹈活动”里面;另一方面我们似乎也缺少思考能力,看不清这种光影交错的现代社会所带来的变化和问题,我们似乎缺少一份人文的情怀,对整个社会转型和人的问题的深刻剖析乏力。从这个角度看,我们的舞蹈观念实际上是相对陈旧的,还似乎停留在“娱乐”的层面,没有上升到思想的层面,我们缺少现代的舞蹈观念。这是笔者想首先指出的,中国舞蹈的现代性首先要体现出对当下商品社会各个层面的思考和反省。

 

 其次,现代的舞蹈自然需要现代的艺术家。什么样的舞蹈家是现代意义上的舞蹈家?对照西方舞蹈现代性的主要特点,我们看到的是个体性问题。西方舞蹈的个体性充分地表现在舞蹈家的思想观念上,他们对传统的态度、对当下世界或者社会等各个角度的独立判断,使得舞蹈者作为人首先是思想者,而非舞蹈工具。在艺术观念上,涉及到对艺术传统个人的理解和独立的表达以及对动作技术、动作语汇个体的认识、分析和创造。这对中国舞蹈界而言,实则是一种呼唤,呼唤有艺术使命和社会良知的独立的舞蹈编导出现。同时这也代表着现代舞蹈教育理念和模式的转变,现代的舞蹈教育应该以培养艺术家而非舞蹈机器为目的。这意味着以表演教育为核心的艺术教育要走向以创造为核心的素质教育,舞者不再是技术的工具而是有人文素养和创造性的艺术家,有自己选择和创造机会和能力的艺术家。

 

 再次,西方舞蹈的现代性意味着舞蹈自身在动作层面上有自己的语法和理由。这些是西方艺术家在现代性进程中所探索和研究的主要内容。这些内容涉及到人体运动的身心原理、重力的实验和运用、动作的解剖学原理以及东西方在身体运动背后的各种哲学理念等等。这同时也意味着以往所有的身体技术都只是当下创造的源泉或者基石,真正的创造是自我的,这也表明了以技术传承为核心的舞蹈教育和舞蹈创作走向了动作分析和创造的层面。动作层面的知识建构和发现是西方现代舞蹈在创作之外的一大方法论的贡献,填补了人类身体动作本身研究课题的空白。这个知识与舞种无关。遗憾的是现代舞作为方法论的精髓被中国以舞种分类的方式遮蔽住了,被局限为一个舞种的代名词而非关于新时代舞蹈的创造和研究的方法论。这个误区也是十分有必要指出的。如何利用西方现代舞的动作研究的知识,将它作为学舞之人的基础训练,有效地培养舞者自己对身体的发现、思考和运用也是中国舞蹈教育和编导成长需要对待的一个问题。因为只有在会使用动作和身体的意义上,舞者才会有成为艺术家而非“器具”的可能。

 

 现代生活、现代人是艺术现代性存在的时空和主体,对这个时空的认知和思考是艺术现代性的现代使命。舞蹈不是让人沉醉的孤岛,而是现代生活、现代人、现代身体的一种社会存在。舞蹈的现代性也必须由此出发,寻找自身的蜕变和超越。


内容来源于网络搜集,仅为个人学习参考使用,如有不妥或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