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一凡文章:〖曹诚渊:人算不如天算〗-舞蹈基本知识

来源:河南艺术中专学校招生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2-04-06 15:28:29

凤凰电视台拍摄了一辑关于曹诚渊在中国工作的电视纪录片,也同时让香港记者朋友用文字记录了他们眼中的曹诚渊,以文章的形式分别发表在信报和明报上。一凡的文章里说我在1990年初创办了广东现代舞团,实在愧不敢当。其实广东现代舞团在建立之初,隶属于广东省文化厅,是正式的国家单位,我只不过是被邀担任‘艺术指导’一职,连‘艺术总监’都不是。当时的广东现代舞团团长杨美琦跟我说,国家的文艺机构没有‘艺术总监’的职位,最多只能是个带有顾问性质的‘指导’而已;我告诉她,如果广东现代舞团希望我全身心投入帮助发展,便必须在艺术上接受我的领导,我不计较什么名分,是‘艺术指导’也好、‘艺术总监’也罢,重要的是舞团能够跟随我所拟定的艺术方向往前发展。

也就是这样的‘不计较’,我在1992年到1998年当了六年广东舞团的‘艺术总指导’,那个‘总’字,是后来杨美琦团长看到我整天在团里工作,又出钱又出力的,过意不去,便在原来‘艺术指导’的职位名称中,加了个‘总’字,我自然理解并感激。可是无论‘艺术指导’、‘艺术总指导’或‘艺术总监’,在英文翻译里,都是一样的Artistic Director,而在国际舞蹈界的共识里,‘艺术总监’是一个舞团的灵魂,是最重要的第一把手,所以每次到国外作巡回演出,观众便老把广东现代舞团看成曹诚渊的舞团,为此,让真正的舞团领导们不高兴好久呢!

一凡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大概也是有同样的误解,把广东现代舞团跟曹诚渊等同起来。幸亏今天的广东现代舞团已经成为粤港合资的企业单位,也真正地请了我当舞团的‘经理总监’,相当于以前国家机构里的团长职位,全权处理舞团事宜,看见这篇在认识上有一点不太准确的文章,可以一笑置之,因为我相信记者朋友的观察还是准确的,我是真的不计较。

现在请阅明报记者一凡的文章:〖曹诚渊:人算不如天算〗       ********************************************************* 2004年国家主席胡锦涛出访南美APEC(亚太经济合作组织),随团的表演队伍是由曹诚渊带领的北京现代舞团。中国竞逐2008年奥运主办权,面对欧洲记者提问中国现代艺术的发展证明,也靠曹诚渊的现代舞团来帮了一把。

现代舞是曹诚渊的兴趣,更是他的精神信仰,城巿当代舞蹈团的现址,正是他家族名下其中一个单位。1990年代初他创办广东现代舞团,初遇经济拮据,他先垫支,肯付出不因富有,而是个性使然:「人算不如天算,所以我索性不算,哈哈。」不计较的回报是:20多年后,他是从南到北三个舞团的艺术总监,扬名天下之余,也培育了一群高水平的舞者、编舞者及创作人,他们尊称他为「曹老师」。

「愈不计较,得到愈多」,这是网上流行的禅语,也是这位香港现代舞之父的人生写照。

曹诚渊今时今日在内地的发展,以广州为基地,作为舞团艺术总监,他没有住千呎临海豪宅奢华,相反他的起居只有200平方呎,更因为要经常到其它城巿公干,索性把单位捐给舞团当宿舍,招待外宾。「最初搬进来住,是因为这里跟舞团只要三分钟路程。」曹诚渊早在1980年代末已到广州任顾问,1992年成立广东现代舞团,1995年起在内地多个城巿办讲座,2005年创立北京雷动天下现代舞团:「我十年前已在北京置业,但我比较喜欢住在北京排舞室,像很多欧洲的艺术家一样,每天睁开眼就看见自己喜欢的东西。」十年后某天,曹诚渊接到地产公司来电,说其物业涨价十倍,与其空置不如卖掉,曹诚渊一口答应。

一个对楼巿没半点认识,心无旁鹜地推动艺术的人,十年后竟然在楼宇买卖里赚了一桶金,这正是人算不如天算。

拍摄当天,曹诚渊早上9时开始在排舞室授课,排舞时气氛轻松,下课后学员买了数瓶可乐,其中一瓶留了给他,师生之间很有默契,学员尊敬他也喜欢他,皆因他从不摆架子。「无论大小的舞蹈活动,也见曹老师的踪影,他推动舞蹈是站在最前线的!不管你是谁,只要你对舞蹈有兴趣,他也会抽空跟你讨论,因为他特别注重对后辈的培养!」舞者胡藤腾提及恩师时,双眼发亮。

面对学生的赞美,曹老师笑回应:「我喜欢跟学员分享经验,没什么指点不指点,他们令我更了解内地的文化和人民的想法,对推动艺术更有帮助。」由此可见,他的不计较也见于人与人之间的阶级,不背负世俗枷锁的人,艺术创作力自然比别人强,也能保持一份童真:「很多旧同学也说我没变过,总是笑面迎人,因为我每天都做自己喜欢的事,每天都%E


内容来源于网络搜集,仅为个人学习参考使用,如有不妥或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