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舞蹈,以娱乐名义回归大众-舞蹈基本知识

来源:河南艺术中专学校招生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2-04-06 15:23:40

东方卫视《舞林争霸》自今年2月开播以来,以新颖的比赛方式和众多优秀舞者的加入,吸引了很多业内外观众。从海选到百余名舞者的个人炫舞,再到40名不同舞种舞者的双人配合,然后淘汰,《舞林争霸》表现出非常丰富的层次。而这档节目也在娱乐的名义下,让舞蹈艺术得到较广泛的传播。

这档美国电视栏目引入中国后经过本土化改造,除了展示舞者的精湛技艺外,还让舞者有机会讲述舞蹈背后的不同经历。 

《舞林争霸》与以往专业舞蹈比赛的重要区别在于:它英雄不问出处,街舞舞王、国家院团获奖颇丰的首席、舞蹈学校里不被看好的学生、改行白领后舞蹈梦想不泯的前舞者、为舞蹈梦想改行的“理工男”以及诸多自由舞者齐集一堂;它才艺不问来路,酒吧里的爵士舞、国际赛场上的拉丁舞、街头巷尾的街舞和学院及专业院团里的民族民间舞、古典舞、现代舞同台对阵。于是,不同生态下成长的舞者,无论身怀怎样的舞艺,都在同一种赛制中接受考验、争霸斗舞。一些富有才华的非专业舞者以其独具个性的舞蹈,使评委情不自禁地说出“开眼界了”。

“在我看来,每个选手都要有自身的风格,所以好坏的标准也不应该一样。在别人眼中选手的某个缺点,可能会被我视为优点,因为这样才容易让人记住。”评委之一的杨丽萍坦言自己评选的角度甚为另类。

一个是霹雳舞舞者,另一个是现代舞舞者,选手杨凯和倪旺这两个舞台上的“小个子”颇受关注。两人演绎的现代舞《怒放的生命》把各自对舞蹈的感悟表现得淋漓尽致,他们用热血和汗水挥洒自己的舞蹈青春,在这个舞台上绽放属于他们的“小宇宙”。或许正如倪旺所说:“我虽然没拿过什么金奖,也不是什么首席,但我会一直努力接近我的舞蹈梦想,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在他们的倾力表演下,“不断地跌倒,不断地再爬起来”这个看似简单的动作却带给观众深深的震撼。杨丽萍对此评价说:“外形对于一个舞者固然重要,但舞蹈并不完全是依托外形,还要有一定的精神高度,舞者不只是表现快乐,更要有一股正能量迸发出来。”

 

基于专业院校教育和专业院团创作所形成的训练规程、舞种设置和创作方式,在建造专业金字塔和输出舞蹈精英的同时,也形成了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在社会中有了所谓“专业”和“业余”的分别。这样一种分别,造成了舞蹈观的狭隘,使新鲜舞种及人才被屏蔽在主流话语之外。然而,大众传媒为打破狭隘艺术观念提供了契机,作为《舞林争霸》导师评委之一的中国舞蹈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冯双白坦言:中国舞协参与这个电视节目的组织活动是经过慎重考虑的,最终同意作为主办方之一,就是因为看到这个娱乐节目在艺术观念上可能带来的积极影响。

另一方面,舞蹈在多数时候只是作为一门附属艺术,只存在于歌星背后的背景墙、活道具中,《舞林争霸》等舞蹈真人秀节目的出现,让舞者从“人后”走向“人前”。就像杨丽萍所说,“以往专业舞者都是关着门比来比去,而永远和普通观众隔得很远。这档节目对年轻舞者来说,正是适时展示的平台。相比寂静无声,能引起一些话题的舞蹈节目未尝不是一种尝试。”虽然多数人看过节目后,对现代舞的理解会有偏颇,但至少观众会开始询问,什么是现代舞?这种询问能让人知道,在音乐类比赛节目各自混战的时代,还有具有可看性的舞蹈节目存在。因此,这个为特定节目制作而迅速集中呈现的“舞林”,大大扩展了舞蹈的疆界。而这,绝非一个简单的拼盘,也实在不必对舞蹈节目苛求太多。

但选手过度使用哭泣、痛苦、纠结等同类化的表演方式,也让部分现代舞编导难以认同。作为《舞林争霸》评委的金星,很反对这种脸谱化的表演,用心为选手支招,“我天天开玩笑说,别老跳那心绞痛似的现代舞。现在一些舞者一跳现代舞,就要抓心挠肝,拍自己脸。跳舞可以表达各种各样的情绪,快乐或者幸福都可以,不见得非要是痛苦。中国舞蹈需要建立舞者独立思考的方式。”

其实,吸引观众的无非是台上舞者的真诚与舞姿,与是否科班出生无关,与是否动作夸张无关。那些富有可爱个性、独特舞风、鲜明主张的舞者在《舞林争霸》舞台上,拓展历练、提升完善着自我和自我与外在世界的关系。他们在舞蹈技能、生存磨练和梦想追求之间所获得的生命力、美好品格、人生价值的锤炼,已经远远超越了“谁能称霸”的比赛本身。


内容来源于网络搜集,仅为个人学习参考使用,如有不妥或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