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慕羽舞语】来自慕尼黑的当代“睡美人”-舞蹈基本知识

来源:河南艺术中专学校招生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2-04-06 15:17:48

【慕羽舞评】来自慕尼黑的当代“睡美人”

慕羽(舞评人 音乐剧学者 北京舞蹈学院副教授)

《睡美人》不再是一部由俄罗斯调子衬托着的法国童话芭蕾,除“浪漫”之外,还有它的幽默、风趣、惊险、幻想和娱乐。其实,作为世界芭蕾经典中之经典,《睡美人》早已成为当代编导“借题发挥”的灵感来源。

一般人对芭蕾舞剧《睡美人》的了解,只限于知道它是柴科夫斯基的三大芭蕾舞剧之一,而常常也只是在《天鹅湖》之后顺嘴提及。其实,《睡美人》被称为“古典芭蕾的百科全书”,成功上演这部剧也被看作是成熟芭蕾舞团的象征。不过,这部大型芭蕾梦幻剧,60多个舞段的展示本身比 “剧”更为重要。

由此,许多当代编导对古典版本的某些情节设计提出了质疑,比如女主人公奥洛拉有着17、18世纪典型的宫廷审美标准:美丽、优雅、善舞……但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展示才华,就变成了一个睡美人。即便在柴可夫斯基充满抒情和表现力的音乐中,我们也能看到女主角在三段柔板舞蹈中的成长,从降E大调的“玫瑰柔板”,到F大调的“幻影”,再到C大调的“婚礼双人舞”,实际上就是奥洛拉从小女孩,变为情窦初开的少女,再蜕变为恋爱中女人的一个过程。但是,与《天鹅湖》中勇敢而忧伤的奥杰塔相比,奥洛拉也只是一个被命运所愚弄的消极女主角。

不过,在格特纳国家歌剧院芭蕾舞团的最新版本中,少女初长成的奥洛拉就显现出当代女孩儿的气质,她爱自己的家人,但并不意味着接受“逼婚”。在订婚现场,她不仅让小丑和自己桃李代僵,还讽刺挖苦了那些装腔作态的王子们。当然,这个版本最大的不同,睡美人自己决定了“沉睡”模式,整个第二幕的一多半都是奥洛拉的2秒钟梦境的无限放大与延长,她具有了独立的辨别力和爱的勇气。

再比如对恶仙女卡拉鲍斯这个角色的设计。这个角色在第二幕开头就必须死于王子的剑锋之下。对不少现当代的芭蕾编导来说,都不喜欢让卡拉鲍斯如此消失。她应该不单纯是一个邪恶的女巫,其结局也不一定注定死亡。

于是,编导卡尔施莱纳将卡拉鲍斯设计成了奥洛拉的生母,作为王宫里的女仆,她与膝下无子的王后达成了一项令她悔恨终生的交易。第一幕中女巫变成了懊悔狂躁的母亲,身着黑衣,在喧嚣的喜庆场景中分外突出,甚至被人当成疯子。其实她就是一个做过错事的“可怜人”而已。她从未消失在女儿的生活中,虽然只是一个旁观者。第一幕结尾,第“100号”王子姗姗来迟。难道是最终回归的善念使她为自己的女儿感召来了王子?抑或是是紫丁香仙子带来的天赐良缘? 古典版本中的恶仙子卡拉鲍斯,则没有更多强烈的矛盾冲突,所以当代改编还需在“睡”字上下功夫。在层出不穷的改编版中,“睡”被赋予了不同含义,有的是“麻木不仁”,有的是“沉溺于毒品的状态”,有的则是“百年穿越”。这个版本虽然没有对“沉睡”进行解析,却突破了“梦境”的时空限制,第二幕贯穿于王子吻公主的一瞬间,时间仿佛静止了,我们看到了奥罗拉的内心撕扯,以及与王子彼此的寻觅、试探和钟情。

第二幕被打造成了一个倾斜的梦境空间,精心装扮的睡美人不再是身着红裙的叛逆少女,除了摆脱黑玫瑰的纠缠之外,她很长时间都在观望,几乎没有舞蹈,只是在舞台上缓慢踱步……其后,她猛然推开重重阻碍,解开了蒙住王子眼睛的布,这一次他们是真正“看见”了彼此。她与王子的几段双人舞是整部剧的戏眼,尤其是伴随着原“婚礼双人舞”舞曲的那支舞尤为出彩,二人的身体关系在试探和犹豫中触碰分离,更为特别的是,分别展开的变奏不是炫技,而是跳给彼此的心声,即便音乐停止,情感抒发若未到位,舞步都不会停下来,终于他们从相识到相爱了。睡美人勾勾手指,竟然召唤王子前来吻她,在她的内心,自己绝不是“被”吻醒的。否则,为何天地全都萦绕着从天而降的绚烂花瓣!?这突如其来的“心花怒放”也惊喜着观众。

第二幕设计巧妙的还有睡美人和王子与众多“黑玫瑰”的共舞,那时,二人仿佛还处于在不同的空间,被扮为黑玫瑰的舞者们拉拽诱惑。相比第一幕中的王宫大臣、军官、厨师、女仆,第二幕中的群舞更有身份,他们是黑玫瑰和童话人物。童话王国的各色人物纷至沓来,热闹不已;不过由于没有令人记忆深刻的舞段,除了少许的轻松风趣外,倒也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花色黑红厚重的黑玫瑰则不同,这些窈窕的黑衣女子为该剧增添了许多神秘色彩。

虽然,相比曼兹·艾克“拯救吸毒美少女版”《睡美人》的突破,这个版本还算不上是颠覆原版的“借题发挥”,更像是一种“重置”。按照艾克的观点,童话故事围绕的都是一些基本的人类命题――爱、背叛、善良、邪恶等,但每一个童话故事又都是独一无二的。对他而言,《睡美人》故事中的“刺”和随之而来的“睡眠”则是最让他陷入沉思的两个元素,在他构思的故事中,“刺”是“毒品”,“睡眠”当然是“沉溺于毒品的状态”。而编导卡尔施莱纳的版本更像是适合全家观看的当代通俗芭蕾。

整体看来,层次丰富的抒情旋律,一气呵成的舞台调度,灵活多变的简洁布景,生活化的戏剧行动以及舞者多变的身体语言,就连所有的女性舞者也都褪去了足尖鞋……这些都会是这个版本带给我们的亮点。当然最重要的是,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做自己主人的奥洛拉公主。而且,德国首演时,奥洛拉在养母王后的悉心照料下,由小女孩变身为青春少女的舞台效果,不仅具有观赏性,更增加了戏剧感染力,让人感叹:时间都去哪儿了?原来就在彼此的陪伴中。难怪奥洛拉会选择与陪伴她成长的人同样的命运,陷入“沉睡百年”的魔咒。不过,北京的演出由于没有小演员的加盟,就缺失了这个亮点。这尚且算是小遗憾的话,现场乐队的缺席便是演出最大的美中不足了,让整体观赏效果有所折扣。

德国世界驰名的芭蕾舞团不少,慕尼黑的格特纳国家歌剧院芭蕾舞团,虽然不是其中最耀眼的,却是近年非常值得我们关注的一个充满时代气息和探索精神的舞团。在新年这个特别的时刻,走进剧院看这样一部作品还是值回票价的。

(原文发表在《国家大剧院》杂志 2015年第1期)


内容来源于网络搜集,仅为个人学习参考使用,如有不妥或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