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舞剧《红楼梦》:中国版的《天鹅湖》-舞蹈基本知识

来源:河南艺术中专学校招生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2-04-06 14:43:58

有人认为中国舞蹈不适于表现情节,像《白毛女》、《红色娘子军》都是芭蕾舞,而舞剧《红楼梦》则是要改变人们对民族舞蹈的成见,要改变中国舞蹈市场被国外舞蹈团占领的局面。 由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和上海城市舞蹈公司潜心打磨三年之久的大型原创舞剧《红楼梦》,已确定为第二届北京国际舞蹈演出季的重头戏,将于明年1月7、8、9三日,在北京保利剧院隆重开场。

舞剧《红楼梦》自今年3月在“荷花奖”中国舞蹈比赛闭幕式上亮相以来,就在全国舞蹈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并且赢得了众多媒体和观众的注意。在中国的舞蹈演出市场基本被国外舞蹈团占领,我们的民族舞蹈被芭蕾舞、踢踏舞挤兑得在夹缝中生存的时候,原创舞剧《红楼梦》的出现,让人们重新关注起中华民族的舞蹈艺术。有人说,舞剧《红楼梦》不亚于名剧《天鹅湖》。改编:谁动了我的红楼梦 在中国文学史上,曹雪芹的《红楼梦》是一个无法跨越的经典,也是很多热爱艺术的人心中一个接近完美的理想。在改编名著经常引来一片骂声的今天,《红楼梦》以其崇高的艺术价值,几乎是人们心中一块不能轻易触动的禁区。敢动《红楼梦》的,不仅要有胆量,更要有实力。

这个敢于吃螃蟹的人就是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作为部队的歌舞团,他们在做了很多军事题材的作品之后,又把眼光盯在了具有民族特色的剧目上,用他们的话说,就是要“实现从红色经典向民族经典的跨越”。

于是,他们开始在民族的、大众的精神层面上寻找题材,最后,选定了这部集文学性、民族性、美学性于一体的《红楼梦》。《红楼梦》所汇集的艺术元素为文学以外的其他表现形式提供了基础――这也是电影版、电视剧版、越剧版红楼梦成功的前提。红楼梦的地位给舞剧的改编提供了一个高层次的平台。这部书在中国乃至世界的影响力和人们的熟知程度,是其他文学脚本望尘莫及的。

但也正由于红楼梦的至高地位,决定了改编工作的难度,文字艺术与舞蹈艺术毕竟不同。舞剧要求结构单纯,但《红楼梦》人物众多,关系复杂,用肢体语言来表现、筛选和提炼的难度太大;舞剧要求情节集中,矛盾鲜明而强烈,而红楼梦大量的篇幅在叙述儿女情长、风花雪月,讲的都是家长里短的生活琐事。作为《红楼梦》核心的宝黛钗的情感纠葛,用文字可以层层铺垫,娓娓道来,而用舞剧去讲这个故事却极难。舞剧《红楼梦》是赵明和曹雪芹的合著 也许正是难度造就了动力,改编红楼梦的想法让编舞赵明“激情四溢”。赵明也是中国舞蹈界的传奇人物,他几乎囊括了舞蹈界所有的奖项。赵明说,从贾宝玉身上,我找到一种叛逆的东西,和我现在的心理有一种契合。找到这个契合点之后,再根据当代人的审美口味进行艺术加工,这是我做红楼梦的动议。我希望做出我自己个性的红楼梦。

作为舞剧,特别需要人物的集中,不像电视剧可以一集一集地戏说。“我要把120回的小说集中为90分钟的演出,人物的集中特别重要。贾宝玉身上折射很多道理、很多爱、很多叛逆,今天的人们从自己身上也能找到这些东西。我们对生活、对爱的理解,都能在贾宝玉身上找到共鸣。”

在具体的表现形式上,赵明不是把舞剧《红楼梦》当成哑剧来创作,“我不是去演绎电视剧和越剧的版本,舞蹈有自己的诉说方式,文字的东西一句话可以表达很多东西,舞蹈则需要很多动作才能把一件事情说清楚。舞蹈又可以把一刹那的感觉给人一种视觉的冲击。语言的逻辑思维和舞蹈的逻辑思维是截然不同的。赵明抓住了一个“情”字,而煽情,正是舞蹈的强项。

既要表现自己的个性,又要尊重原著,这是一个难以解决的矛盾,赵明的做法是:最重要的是精神层面,从心灵层面去表达。“可能我对事件的叙述与小说中是不一样的。但它们所反映出来的情感绝对是相同的。在重要方面,比如人物、情节、感情脉络一定要尊重原著,但在表现手法上一定要有自己的特点。”

赵明的很多设计别出心裁,让观众感到意外,同时又会表示理解和赞同。比如宝玉出家一场,赵明用一帮秃头和尚,披着袈裟“拱”出来,而不用其他作品中常见的漫天大雪、一座孤庙。

黛玉葬花,一般都是独舞,扛着锄头,拎着花篮。赵明是采用群舞,演员像花瓣一样,把黛玉给埋起来,“别人都是黛玉葬花,我是花葬黛玉。”这样的理念,这种反思维,只有舞蹈能够如此表现。这就是赵明让观众感受到的舞蹈的魅力。

舞剧最大的、最为成功的看点就是婚礼一场,赵明是采用二度空间的表现手法,把两种情感――一个大喜、一个大悲――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并把这种情感发挥到极至。这段三人舞被很多舞蹈专家津津乐道。

赵明说,他的红楼梦一定要达到这样的目的,一是要让读过红楼梦的人,调动内心的积蓄,感受到舞蹈的情感,体会到其他艺术形式无法代替的精神诉求;同时,要让那些没有读过原著的人清楚地了解故事的来龙去脉,并为之感动。最后,是要让观众中的外国人了解中国的古典名著,把中国的文化、人文、情感用舞蹈的方式直观地表现出来。中国舞剧要走国际化路线 舞剧《红楼梦》在北京还未登场,就已经吊足了观众的胃口。在中国舞蹈演出市场被《天鹅湖》等外来剧目长期“霸占”之后,《红楼梦》的出现无疑是一个让人兴奋的亮点,并引起人们对民族舞剧振兴的思考。

赵明却认为,现代人对舞剧的审美已经打破了程式化的东西,“在人物的塑造、心灵的刻画、情感的宣泄上,我用了很多舞蹈的手段,包括中国舞、芭蕾舞以及现代舞。对于人物的情感释放,我觉得纯粹用中国舞去表现是不够的。中国舞适合刻画人物的气质,但是必须要有现代舞的意念和创作手法进行表现。

然而也有人认为,中国的民族舞蹈不适合表现情节,中国的经典舞剧《白毛女》、《红色娘子军》等都是芭蕾舞,很少见到民族舞蹈表现的大型舞剧;当然也有,从每年的舞剧比赛的获奖新闻中,我们知道还有人在创作和表演,但是在演出市场上基本见不到。

对此,赵明说,目前的北京文化市场外国舞蹈比较多,中国舞剧数量也不算少,但做成功的不多,远远没有形成名剧《天鹅湖》那样的品牌。我们做《红楼梦》就是想打造一个中国舞蹈的品牌,一个中国舞蹈的名牌,并且争取打入国际市场。

作为国内第一家、也是目前惟一一家以舞蹈命名的专门针对舞蹈的制作、经营、市场推广的公司――上海城市舞蹈公司总经理李明显然对国内舞蹈市场充满信心。他说,中国舞剧市场的情况已经有所好转,观众也越来越多,市场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但目前中国舞蹈的市场运作方式也存在问题,有业内人士指出,比如美国的是公司在运作,演员从全世界找来。“而我们的舞蹈团仍是计划经济,我们的方式是舞蹈团为单位,自己排练演出,没有完全走入市场。”

外国的舞剧已经打入中国市场,中国的舞剧也应该走出去。李明也说,“我们不能只在圈子里玩,只在国内玩,一定要走国际化道路,把民族的东西打到国外。”李明透露,目前,上海城市舞蹈公司已经着手与国外大型娱乐公司、传媒集团、著名导演、灯光、舞美等合作,使剧目更加国际化


内容来源于网络搜集,仅为个人学习参考使用,如有不妥或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