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青海玉树藏族民间舞蹈的传承和发展及肢体语言特色-舞蹈基本知识

来源:河南艺术中专学校招生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2-04-06 14:16:06

玉树民间舞蹈同世界其他民族的民间舞蹈一样,是最古老的艺术形式,它贯穿了几千年漫漫的时光,不断发展变化并影响着其他的艺术形式。它作为一种文化载体,有着罕见的生命力。随着时代的变迁它在不断发展和变化,正是这种顽强的生命力使得民间舞蹈经受住了考验,世世相传、生生不息。玉树民间舞如此,中国民间舞亦如此。没有一门艺术可以像玉树民间舞那样直接、生动、极富感染力,他还能直观地表现该民族人民的性格、气概、气质、生活方式、本质精神、物质文化、生存状态乃至宗教信仰等等一切。因此,研究玉树民间舞蹈的传承与发展,对永葆这一文化载体的生生不息灿烂美丽有着积极的意义。 

一、玉树藏族民间舞蹈的传承    民间舞蹈,顾名思义是源自民间的舞蹈。民间舞是民族的,也是传统的,并由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来传承的一种舞蹈形式,是一种既古老又年轻,同时又是情贯古今的艺术,表达着人们最真实、最纯朴的情感,并具有独特的舞蹈风格和地方特色。 

对待民间舞的界定问题,往往有这样一种观点,仿佛只有民间所传承的“原生态”的舞蹈才是民间舞,否则便不是民间舞蹈而是创作舞蹈。持这种观点的人强调“原汁原味”。从美学理论上,也片面强调坚守传统,“民间舞走得太远了”这样的声音不绝于耳,因而在不同程度上影响民间舞的创作实践,也使我国的演艺性民间舞停滞不前。什么是传统?传统不是截止于某年某月某日,而是不断发展不断丰富的。民间舞从生活中走上舞台,成为演艺性的舞蹈艺术,就必须加工提高,对所谓“原汁原味”的片面强调只会妨碍民间舞技艺的提高和审美发展。当然也要防止随意性,因为既然是民间舞,就应该有特定的民族、地域、风格。大型原生态歌舞集《五彩三江源》就是一部将原生的乡土歌舞精髓和民族舞经典整合重构,再现了玉树浓郁的民族风情。既有传统之美,又有现代之力的舞台新作。应知,玉树民间舞是促进民族文化发展不能凝固的活化石。“原生态”的民间舞属于艺术文化的范畴,我们的民族不能永远停留在向世界展示原生态文化的水平,而需要与时俱进,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藏族民间舞。民间舞的传承过程是随着时代而发展的,我们要以谨慎的学习、继承和立足于创造性发展的基本态度对待民间舞蹈艺术,在传承过程中保存民间的根本传统,而新的内容也时时刻刻在不断增加,从而使藏族民间舞蹈文化不断丰富,不断提高。   

二、玉树藏族民间舞蹈的发展特征    1、民间舞蹈文化发展的继承性、群众性、娱乐性  在远古时期,舞蹈便作为一种肢体语言存在。随着历史的发展,民间舞蹈已不仅仅局限于交际活动和对神崇敬的表达。而且在内涵里,民间舞蹈作为文化积淀的传承手段,它从最初的个体感情抒发,演绎成群众集体创作的成果,又从最初的田间地头式的劳动讴歌发展成为一种自我娱乐,并在娱乐中接受传统文化及民族精神的陶冶,因此群众性和娱乐性就必然成了藏族民间舞蹈发展的另一基本特征。 

2、玉树藏族民间舞蹈发展的感情色彩性  玉树藏族民间舞蹈发展的感情色彩性表现在形象性的感情表达方式。各民族民间舞蹈是自娱性的活动,与广大人民劳动生活、宗教礼仪、节日庆典等风俗习惯紧密相连,是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也是千百年来民间舞蹈长流不息、不断发展的主要原因。玉树藏族民间舞是民族情感色彩的体现,它的一切内在精神气质、形式结构和风格特色都是由该民族的精神、信仰、心理审美意识所决定和赋予的。它不仅是审美的需要,更是人们对未来的期望和精神的寄托,是民族智慧的结晶。民族精神与时代精神赋予中国民间舞蹈新的生命力与新的形象。   

三、玉树藏族民间舞蹈的发展方向    玉树藏族民间舞蹈文化代代相传,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不断丰富自身而日臻完善,各民族的文化发展开辟了广阔的艺术创造道路,民间舞蹈的精髓得到了充分的发掘和发展。民间舞蹈文化的发展方向形成了明确的目标: 

1、通俗文化方向。不分自娱性还是演艺性,以通俗为主要特征,并且特别重视自娱性舞蹈,这就是戴爱莲先生主张的“民族舞蹈大家跳”。这个方向是以已经形成了的、具有一定题材及固定了的形式和传统的民间舞蹈为基础的。 

2、精英文化方向。主要是演艺性舞蹈,以高雅为主要特征,重视技艺,从民间舞中吸取营养,发掘民族精神,提炼动作元素,这就是以《天上玉树》为代表作的创新派民间舞。以现代的形象所创作的表现舞蹈家艺术思想感情和观念的舞蹈新作品。   

四、玉树藏族民间舞蹈发展的创作原则    1、对传统的“原生态”的民间舞要进行创造性的解释。即要对其进行加工和技艺上的提高,使之更有诗意、技艺性和音乐感,同时也更有舞蹈性,而不是照搬、机械复制或简单模仿。真正的舞蹈编导,不应当是一个摄影师,而应当是一个艺术家。他应当深刻揭示该民族民间舞蹈的内容和内涵,并使其形式得到充分发展,同时在技艺上得到提高。比如,民歌只有经过音乐家的整理,歌唱家的演唱,才会具有比“原生态”民歌更优美的声乐色彩,才会比“原生态”民歌更具有感情色彩和艺术表现力,这就是加工、提高和丰富。 

2、以藏族民间传统艺术形式和民族传统精神为依据创造新型舞蹈。民间舞是社会生活中各种现象的反映,因此,舞蹈编导不能只研究舞蹈,还要以对玉树民间舞蹈传统的深刻研究为基础,研究人民的生活和文化,这样才能弄清楚某一舞蹈的产生过程、其中的思想感情、影响其形式和风格的生活生产方式等,然后用丰富的想象力在舞台上创造出新型的但有原生态民间舞的形象、感情和风格的、新的玉树藏族民间舞。正如《五彩三江源》让我们看到表现玉树藏族民间着装的生活原型,呈现出的原创精髓、经典重构、现代元素的舞蹈语言,是民族的激情、生命的激情,是来自心底深处饱涨的激情。那富于想象的歌词与抽象的舞蹈相协调,与歌舞整体的浪漫色彩相协调。藏民族有着无数宝贵的民族文化资源,所缺少的只是挖掘而已,在原生态和艺术加工中找到契合点是不容易的,而大型原生态歌舞《天上玉树》就是以民间传统艺术形式和民族传统精神为依据创造的新型舞蹈,给玉树的舞台艺术开启了一个全新的创作领域。 

3、用简单的手法体现传统的民间舞形象。如《天上玉树》,原始而现代。它的内容是原生的,是村民们普通的生活,它的演员是土生土长的,舞者100%来自玉树本地,他们的血液中流淌着原始的舞蹈基因。它的道具模仿牛头、玛尼石、转经筒等,打动人的正是它的原始和感染性。简单的舞蹈用现代的手法,给人以越是简洁朦胧,想象的余地就越大,内涵就更丰满的舞蹈形象。 

玉树素有“歌舞之乡”的美誉,驰名中外的玉树藏族歌舞,其风格粗狂豪放,造型形象传神,动律优美生动,内涵含蓄隽永,是民族歌舞艺术百花园中一朵绚丽多姿的奇葩。就风格特色而言,玉树藏族舞蹈主要由伊、卓、热巴、热伊、锅哇以及寺院的宗教舞跳神构成。伊和卓是其中的两大舞蹈类型,舞蹈种类多,人数不限,老少咸宜。根据青海省舞蹈集成办公室编纂的舞蹈集成玉树分册记载,已经掌握的舞蹈种类就有400余种。   

五、 玉树藏族民间舞蹈种类及简介    玉树地区歌舞的兴起,年代十分久远。结古寺一世嘉那活佛有着非凡的艺术天赋,他独创的一百多种“多顶求卓”奠定了玉树成为歌舞之乡的基础。加上玉树毗邻藏、川、滇的地域优势,不断吸收这些地区藏族歌舞的优秀成果来丰富自己的文化艺术创作,日积月累,歌舞已成为玉树人生活中的一大精神需求,“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便会跳舞。”康巴人歌舞在青海民间歌舞中独树一帜,别具风采,有着极高的艺术观赏价值。 

玉树歌舞藏语统称为“夏卓”,是男女老幼皆能表演的一种舞蹈。其表演形式和种类多样,规模因活动内容和场所而定。一般以男女结群为主,在男女各自的领舞人牵头下,边唱边跳,唱与跳交融在一起,由慢到快,轮番表演,互相竞赛演技、比试歌喉、表现舞姿。这类舞蹈大致分为宗教、民间两大系列,而民间舞蹈是诸类舞蹈的基础和主体,分类颇多,流行最广。主要有如下几种类型: 

1、“依”(藏语音译),是一种集体舞蹈,在康巴一带叫“旋子”,轻快活泼,领舞者手执胡琴边弹边带头跳,众人随后,边唱边舞,不管多少人都能容纳进舞蹈的队列。从“依”舞中感受到艺术是劳动的产物,是直接从收割、打酥油、狩猎、骑马、剪羊毛等生产劳动提炼出来的艺术,节奏明快、轻巧活泼、富于情绪化。男子舞蹈动作粗犷、热情奔放;女子舞蹈颔首鞠腰、起伏适度。舞蹈的形式从两人到百人不等,其队形变化多端,如:方形、八字形、圈形、川字形、臃肿符号形等等。并且这种舞蹈的舞袖十分讲究:男袖由外白袖和内红袖构成,女袖相反,男女袖的内袖均长出外袖五十多厘米。由于这种舞蹈的特性,舞蹈队一般由年轻男女组成,当然也有少数的老年舞蹈队。长袖是“依”的典型服装,而男子的脚铃是舞者最好的节拍乐器。舞队的配乐一般常由歌手、牛角琴、竹笛和鼓点组成,后来加上风琴伴奏。歌曲内容是历史沿袭下来的传统歌词,内容多以赞美家乡山水、赞颂吉祥幸福为主。 

2、“卓”(藏语音译),这是一种古来的、高雅庄重的集体舞蹈形式,现仍流行于歌舞之乡玉树藏族,自治州分为“求卓”和“锅卓”。锅卓动作粗犷、奔放。节奏缓慢时,舞姿舒展如凌空雄鹰;节奏紧凑时,步伐敏捷如岩间黄羊。玉树称多白龙沟的卓舞以粗犷见长,玉树囊欠香达镇的卓舞则以舒缓久负盛名。 

“求卓”是一种以宗教内容为主的舞蹈,气氛肃穆,曲调低沉,舞蹈动作缓慢稳健,上身动作舒展,脚下顿挫有力,只有在举行宗教仪式、重大节日时表演。舞者是三十岁以上的男性,“求卓”在玉树地区分布于玉树新寨卓、仲达买思卓、巴塘插来卓、称多拉布卓、代达卓、白龙卓、囊欠羌美求卓等。在玉树地区现已记载的卓舞有三百多种。 

3、“热巴”,古时候,有一种流浪在藏区各地的舞蹈群体,他们没有美妙动听的音乐来伴奏,也没有声势浩大的舞队来铺场,他们仅用自己轻巧的舞姿和紧凑的鼓点就能赢得观众的青睐。他们俗称“热巴艺人”。“热巴”愿意为“流浪艺人”,最初起源于藏族民间艺人歌舞班子。男舞者脚蹬马靴,手持响铃,腰系黑白相间的牛毛绳。女舞者用左手的弯弓点击右手的手鼓。模仿动物形象,“热巴”动作具有高度的技巧性,如:仰转、抬腿转、侧身翻及绕身翻转击鼓等。女舞者的腰肢非常柔软,在表演时往往会从侧面让头部和小腿相触,宛如水蛇般的身躯在敲击手鼓的同时绕回婉转,随着鼓点节奏的加快,身躯的绕转让人目不暇接。与其他舞蹈风格不同的是:它既是群舞,也是一种集体性的独舞。 

4、“热伊”,“热伊”过去通常与“热巴”穿插演出。“热伊”是精美绝伦的舞蹈种类,优美的音乐旋律和幽默情趣的舞蹈动作,生动奇特的舞蹈形式、丰富多彩的艺术语言。随着时代的转移,这种舞蹈的表演形式已演变为活泼的男女交际舞蹈。 

5、“锅哇”,玉树地区称“锅瓦”,即武士舞。是古代战争时期勇士出征前所跳的一种民间祭祀舞,显示出部落战争中不可侵犯的威严和震慑邪魔妖道的磅礴气势。以一位击钹或右手持剑左手握圆形狮头牌的人为领队,其他人皆左手握弓,右手持剑。舞蹈中夹杂有对白和歌唱。舞者头戴红穗帽,步履缓慢,“锅瓦”舞蹈一般只在宗教仪式和盛大场面才出现,具有扬佛兴教的功能,如今,玉树萨迦派寺院已将“锅哇”列入了宗教舞蹈系列之中。   

六、 玉树藏族民间舞蹈艺术风格    玉树地区传统舞蹈之丰富,表现形舞之独特,已闻名于整个藏区,成为藏中自成体系的一种舞蹈流派,并已被世人所共识。近年来,随着文化交流的扩大,特别是玉树民间歌舞应邀出国和多次在内地大中城市的巡回演出后,反映越加强烈。不少的观众对它产生了迷恋、神秘之感。 

为了能让玉树民间舞蹈为更多的爱好者所熟悉和传承,现就风格和特色浅谈自己的看法; 

笔者认为“舞蹈”是灵魂为了挣脱肉体的束缚所进行的温柔斗争。能唤醒树木被风吹拂的记忆。在一场全身心投入的狂歌劲舞中,人的躯体就是树枝,服饰就是树叶,起决定意义的风则是音乐。没有音乐伴奏的舞蹈不堪设想,肯定是一种令人加倍疲惫的孤独,一旦音乐响起,再苍老的舞者也会获得新生,神情为之一振,身不由己地服从来自远方的呼唤。 

  七、肢体语言的技术特征:    柔韧:体现在人的脚、头、肩、臂之间的摆动,自然流畅,巧妙结合。在一定的时间与空间内将舞蹈本身的感受与情感高度集中,舞者在歌与乐的韵律中可以说用人的肢体表现其思想感情,表现舞蹈内在声韵之美。 

屈伸:在藏族舞蹈动作中,下肢“屈”与“伸”的节奏是关键。如藏族舞蹈的“三步一撩”节奏的运用主要体现在下肢的“屈”与“伸”上,屈伸的过程由脚的迈步开始,在全脚着地的同时膝部伸直,依靠膝部的“屈”与“伸”和脚腕的力量去控制,上下起伏动作时音乐节奏的重拍在上,胯部放松随着音乐节奏左右微微摆动,是其主要动律特点。 

颤膝:是将舞蹈者的感情融合到舞蹈节奏中去,以内心的节奏带动身体外形的自然颤动,使内外两者结合,统一和谐。在藏族舞蹈中没有内在的“颤”动就无法谈韵味,情动于衷而形于外的独特心理气质。柔、屈、颤的脚步往往是轻快地向上提起,而不是向下跺脚。在提脚的同时膝部微微颤动,节奏的强与弱和内在的情感融为一体,以一种无法用语言和文字表达其深层情感的内在的“力”使舞蹈者体味到气息与身体在节奏中的流动,恰到好处的融合使其外在的动作更加流畅。 

虽然玉树各类舞蹈在地区间具有差异性,表现了不同习俗和风格,但在表演形式上基本相同。从优美旋律的伴奏,以人体动态为表现手段的舞蹈,和形体动作的表现方式,都归纳来看,是以身体先于脚行之感,形成由左辅右的挥手顿足之状,带动其动作节奏由缓而紧,呈弧形而圆润;腰腿的伸屈和两肘的扭、摆、晃须灵巧有力度;脚蹬、踢步须颤抖状,在从大中见小,由小到大的整体动作循环中,整个舞蹈节奏鲜明,气势磅礴,将男性舞蹈阳刚帅气之美、雄健彪悍充分的展现出来;而女子舞蹈动作柔美、流畅,甩袖和脚下动作基本和男子舞蹈相近,但幅度较小,整个舞蹈展现了女性柔美秀丽的风格特点,体现出女性温柔端庄的真我本色。将轻与重,静与动,整与碎的对比达到和谐统一,保持了形与声的兼备结合,使舞蹈达到顶峰。    (作者简介:巴桑才仁,玉树州民族歌舞团团长助理,三级演员。) 


内容来源于网络搜集,仅为个人学习参考使用,如有不妥或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