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皮娜鲍什:我舞蹈,因为我悲伤-舞蹈基本知识

来源:河南艺术中专学校招生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2-04-06 15:40:57

皮娜 鲍什曾到中国内地演出。 (CFP供图)

《穆勒咖啡屋》

因为吸烟太多,最终被肺癌夺走生命。

因为吸烟太多,最终被肺癌夺走生命。

6月30日,现代舞大师皮娜 鲍什永远离开了人世,离开了乌珀塔尔舞蹈剧场。尽管只在2007年到中国内地演出过一次,但她早已在这片距离她生活城市8000公里以外的土地上声名远扬,在中国的演出不但吸引了张艺谋、林兆华、孟京辉等文化名人,早已通过影像了解她的林兆华、濮存昕等更将她称为 偶像 。

本报记者王振国 编译

皮娜 鲍什创造了什么

《穆勒咖啡屋》、《春之祭》 皮娜 鲍什因一大串杰出的舞蹈作品为观众所记住。大家对她的私生活经历所知寥寥,即使是约亨 施密特这个 皮娜 鲍什唯一信任的舞评家和男人 为她撰写的传记《皮娜 鲍什:为对抗恐惧而舞蹈》中也找不到任何八卦。

舞蹈剧场:皮娜 鲍什认为,确立 舞蹈剧场 这个概念是为了获得自由,比如在形式上可以用歌剧、音乐甚至舞台设计的方式创造空间,可以任意运用道具,可以说话或不说话,跳舞或不跳舞;在内容上, 舞蹈剧场 可以包容很多东西,可以泛指任何艺术,或者生活。

她让演员在演出中像平常人一样在舞台上走来走去,甚至做出化妆、说话这些日常生活中的行为,舞台有时候铺满鲜花,有时候搁着桌椅、浴缸,有时候布置成一个生活场景中的咖啡馆。

创作方法:她总在寻找舞蹈动作的源头,不断地提问,舞者们会作出回答,从中找到某些东西。她最为人熟知的名言是: 我在乎的是人为何而动,而不是如何动。

为对抗恐惧而舞

我总是尽力表现我们所有人的感觉,我们共同的语言,我们的心愿,我们的希望,我们的欲望,我们的恐惧,我们的爱,表现赞同,表现做人,表现我们每个人有多美丽,有多脆弱。我想我要表现的就是这些元素的综合。

皮娜 鲍什

按约亨 施密特《皮娜 鲍什:为对抗恐惧而舞蹈》的表述,皮娜 鲍什的成功因素之一是她的主题是人类存在的核心问题:爱情和恐惧、渴望和孤独、受到他人的剥削、童年和死亡、回忆和遗忘。而根据皮娜 鲍什在历次受访中透露出来的成长经历,她的生活从小就充满悲剧色彩。

皮娜 鲍什在1940年出生于德国索林根,离她日后的舞台乌珀塔尔不远。她家里是开餐馆的,由于父母没有时间照顾,所以她认为作为一个餐馆家的孩子很无趣,经常很孤单,是学跳舞改变了她的生活: 当时我五六岁,有一次我被带到一个儿童芭蕾舞剧团,那时候我还没有看过芭蕾舞,其他人做什么,我就努力跟着做。老师要我们趴着,把双腿放在头上,然后那个女老师就说: 这女孩真是个蛇人。 此后她常去芭蕾舞蹈教室,逃离家中的无聊日子。大家发觉这个小舞蹈家有表演天分。皮娜 鲍什被叫去饰演儿童的小角色,扮演电梯服务员,或是当送报童之类的。

但我在表演时经常很恐惧。 皮娜 鲍什回忆说。后来为她写传的约亨 施密特认为,恐惧成为了皮娜 鲍什的生命与创作中最大的推动力。不过这是可以让人有创造力的恐惧。皮娜 鲍什继续她的舞蹈之路,15岁进入埃森市福克旺学校的舞蹈系就读,跟着舞团四处巡回演出。1960年春天,20岁的皮娜 鲍什又去纽约跟随现代舞蹈大师进修,舞技越来越出色。

观众曾朝她吐口水

在舞台上探讨希望或者类似的东西是很危险的。相对其他方式而言,用舞蹈的方式来探讨 希望 会更容易些。希望表达了对恐惧的回应,而衰败其实是重生的前奏。我在努力寻求其他东西。尽可能使观众感觉到每个手势内在的含义。一切都必须发自内心,必须靠亲身感受。

皮娜 鲍什

德国表现主义与美国现代舞蹈两种风格的碰撞,成为皮娜 鲍什创立 舞蹈剧场 风格的新火花。尽管她的处女作《片段》未引起轰动,但皮娜 鲍什凭《在时光的风中》参加每年在科隆举行的欧洲新生代编舞家大赛,获得首奖,一举成名。

1973年,皮娜 鲍什接下乌珀塔尔芭蕾舞团的总监工作。德国的舞蹈因此开创一个新纪元,皮娜 鲍什提倡的当代舞蹈要求舞者 积极参与并提供意见 ,不仅得出一个全新的工作方式,同时也是一种新的舞剧形态,一种新的舞台结构,在舞台方面不断创新,跟以往的视觉效果差异非常大,以至于习惯古典芭蕾舞台的观众在一开始都感到惊吓。《费里茨》等作品都遭遇恶评,皮娜 鲍什观看自己的舞作演出,观众常常会往她身上吐口水,扯她的头发。

许多年之后,直到更年轻的观众进入乌珀塔尔剧场,一切才归于平静。当皮娜 鲍什在全世界收获名声之后,她生活、工作的这个城市才开始热烈地拥戴她。

舞蹈剧场曾到访中国内地

出于对文化的尊重,有某些东西你是不能涉及的。有很多禁忌的东西,所以你必须寻找其他方式进入这个国家的文化。我感觉通过舞蹈,我们可以表达团结和欢乐。我希望这些正面的力量能够抵消那些分裂我们人类的因素。

皮娜 鲍什

1977年5月,乌珀塔尔舞蹈剧场首度出国巡回演出。鲍什的舞作从此成为德国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文化出口品。这个舞蹈剧场在2007年在中国内地演出,吸引了张艺谋、林兆华、孟京辉、濮存昕、田壮壮等一大批中国文艺界名流。她的工作深深地影响了其他领域的导演,比如中国台湾林怀民的《云门舞集》。皮娜 鲍什的舞蹈剧场在今日已和美国后现代舞蹈及日本舞踏并列为当代三大新舞蹈流派。

在世界各地区的观察为她带来不同的生命体验,进而创作出不同的作品,从马德里的《舞蹈之夜二》、维也纳的《一场悲剧》、洛杉矶的《只有你》、香港的《拭窗者》,到2007年为新德里制作的《暂定:一出皮娜 鲍什的舞作》等都是她行走江湖的结果。

皮娜 鲍什认为在印度的演出给了她很多创作的灵感,但她不是照搬印度舞蹈形式来表现她和印度的缘分,那些灵感来自于她和印度舞蹈家香卓里卡的合作以及她的舞蹈团演员们在印度的经历。

人生最痛:

生命伴侣逝去

从1978开始,皮娜 鲍什便已知道生命伴侣罗夫 玻济克不久将辞世。玻济克对她舞作的独创舞台设计立下许多功劳,但是他不幸罹患白血病,在乌珀塔尔舞蹈剧场的亚洲巡回表演时,他的病情严重恶化。1980年1月,玻济克离开人世。

尽管皮娜 鲍什后来也与人结合并生子,但当她的儿子来到世上,她为纪念自己与罗夫 玻济克的那段爱情,于是将儿子取名为罗夫 索罗门。

这举动令人再次想起皮娜 鲍什作品中永远不变的主题:爱情和恐惧、渴望和孤独、挫败和恐怖、童年和死亡。所有观众都会记得她作品中拼命抽烟的舞台主角,也会永远记得《华尔兹舞》中微醉哭泣的主角说的那句名言: 再来一小杯酒,还有一根香烟,暂且不回家。


内容来源于网络搜集,仅为个人学习参考使用,如有不妥或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