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濮存昕:我爱芭蕾 我爱《红色娘子军》-舞蹈基本知识

来源:河南艺术中专学校招生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2-04-06 15:20:27

编者按:

上期文化周刊编发了中国舞协主席赵汝蘅纪念舞剧《红色娘子军》创演50周年的文章后,引起读者强烈的反响。本期再请全国政协委员濮存昕谈谈他对这部舞剧的回忆。

你能想象,上世纪的70年代初,黑龙江边一个知青队的食堂里,我们业余宣传队曾用拖拉机的铁轮子当底座,焊上架子、支起木杆,在三合土的地面上“一嗒嗒、二嗒嗒”地练起了芭蕾吗?有几个女生还真的立起了脚尖,演出了自编的小舞蹈。知青们从地里干活儿回来,进食堂打饭,回着头不解地看着我们在把杆上又是压腿,摆手位、脚位,又是跳大跳、小跳,全身汗流浃背。他们说,你们累不累呀,真是吃饱撑的!

这一切,都是因为此前不久,团俱乐部放映了芭蕾舞剧的电影《红色娘子军》,是过路片,只放映了两天。但由于我们常在这里演节目,熟悉地形,每当电影快放完的时候,我们就利用暗场,从边门溜到舞台的侧幕中,或毛主席的巨幅画像后,等着下一场开始。我记得,那两天曾连着看了五六场。

我们那个年代,长到了20岁,都没看过这样的舞蹈,唯一见到过的一点儿,是在前苏联电影《列宁在1918》里,敌人在包厢里策划着暗杀列宁,舞台上在跳《天鹅湖》,这才知道世上还有这么跳舞的———脚尖能立起来,大腿都露出来,够味儿!

自从看了《红色娘子军》,我们的心灵被我们所熟悉的文化、被革命的英雄主义所打动,同时,也为美妙的舞姿和高雅的交响乐所陶醉。我们的乐队有一个拉小提琴的整天在练门德尔松的曲子,因为他业务最强,虽然平时有些傲慢,可看了电影后,就不停地唠叨:“这才是艺术,这才是艺术!”于是,他整天改练起了《红色娘子军》的曲子。那年探亲回家,他不管包裹有多沉,宁可少带吃的,也要买三本又厚又重的“娘子军演出本”带回插队的地方。按照图谱画出的动作,我们模仿探海、变身跳,来提高我们形体训练的水平。那时,我虽不行,也跟着学习,也体会过腾空、跳跃而起的感觉呢!

说真的,作为正值青春年少的我,头一次发现女人的身材、腿,能长得这么好看,从此对女孩儿的审美标准有了很大的提高。我认为,最美的女孩要像芭蕾演员一样。从那时起,连队的黑板报插图,常被我画上美丽的舞姿。的确,看黑板报的人多了不少!舞蹈是美的艺术,舞蹈演员自然是美的。后来到了恋爱季节,关注点也自然是跳舞蹈的,这个青春梦,今天可以说是成功地实现了。

《哈姆雷特》有句台词:“如果我的语言来自呼吸,我的呼吸来自心灵……”我是话剧演员,专业主要是用语言来表达人的现实生活状态的,而舞蹈的起源是祭祀仪式,到民间后,则是为表达人的情绪的艺术形式。夸张、神秘是舞蹈的特征,神秘感往往不用语言,交流的形式是猜想,一用语言就世俗化了。因为舞蹈被这个形式所限,芭蕾在舞蹈中又被限制得更多些,所以,它的肢体艺术表现更要夸张、神秘,更要接近人的心灵及情感。可以说,人世间的技艺都要在形式的限制中,来创造人的精神境界。

因此,我觉得舞剧、舞蹈艺术,是万万不可张嘴说话的。舞蹈是看得见的音乐,是生命的节拍,是感同身受的心灵生活。舞者的身体,在音乐旋律中表达出的审美体验,是话剧和其他艺术形式无法比拟的。凡是吸引人、打动人的舞蹈,一定是舞者和观众在心理认知中共同寻觅的艺术境界,台上台下的心灵契合。我想说,无论话剧、舞蹈,或任何艺术创造,都是“千条道路通罗马”的,终极一定是人的、角色的心灵体验。

我不能忘记的是,《红色娘子军》中,吴琼花表达冤仇的那个“倒踢紫金冠”,这个动作当年定格在照片上,成为了这个舞剧的典型形象而家喻户晓。我父亲当年给我的家信中,还为这个动作写了一句诗:“昂首倒踢夸绝姿,奋臂恨击天无知。纵横俯倾夺一瞬,强过劲弓断弦时。腰腿功如绕指柔,表现力抵百炼钢。划破黑林星星火,满腔仇恨染红装。这朵跳跃的火焰在舞剧的情境中,凝聚着心灵、情感的内容,让观众永远忘不掉。在今天的舞蹈节目中,“倒踢紫金冠”已经不算是个高难度的动作,但“琼花”运用这一动作,使动作与内心强烈地抒发达到完美的统一,这是今天的演员所面对的课题。还有洪常青就义前怒斥匪徒跑圆场的舞姿动作,虽然不是很高难度的动作,但激情澎湃的内心表达让我感受到共鸣,这种内心真实的舞蹈创作是当年《红色娘子军》所达到的艺术高度。 有一次,我有幸在圣彼得堡的马林斯基剧院观看《天鹅湖》,我们被安排在二楼包厢,有意思的是,我们坐的是一个圆包厢最前排的一间,下面是演员的上场口,可以看到乐队指挥的正脸儿。《天鹅湖》我不记得看了多少遍,但那天从开幕起,我便被震住了,最赞叹的是群舞。因为离得很近,常能从侧面看到她们的横排队形,每一个演员不仅出手、抬腿、昂头,就连表情都一模一样,这超出了我的想象。我想,只有每个演员的呼吸都在一个节奏上,才能达到这么高的水平。可以说,那天的演出,群舞演员的水平甚至要优于主演。当然,跳白天鹅的主演也相当棒。显然,从身材上看,她已经是老演员了,当下可能被排在B组或C组中,但我相信,她年轻的时候一定是A组演员,是马林斯基最出色的。当她与王子表演双人舞,回头向右看望王子时,那深情的一眼,眼神的流露真情极了!那一瞬间,我的心被触动了。就这一眼,使我如同古董家看到真东西一样,也如同我们看到琼花的“倒踢紫金冠”一样,一辈子都忘不了。真的,干演员这行,得像这只“白天鹅”一样,在舞台上玩真的,不只是完成创作,而要在舞台上生活,在角色表演中,和角色一起经历生命的体验。

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是我们中国艺术家自己创作出的经典作品,只有我们更能珍惜它的艺术价值。就像俄罗斯人爱自己的《天鹅湖》一样,我们热爱、尊重自己的《红色娘子军》,并把它视为高峰!愿后辈的艺术家和舞者们能够怀着对芭蕾的信仰和虔诚,驱动身心,来继承、学演这部经典之作,永葆“娘子军”精神的内在力量,并让更多的年轻观众像我一样热爱芭蕾,热爱《红色娘子军》!

(作者系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副院长。本文由黄佳佳记录,杨雪编辑)


内容来源于网络搜集,仅为个人学习参考使用,如有不妥或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