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罗斌:我国流行的广场舞主要来自群众自身创造-舞蹈基本知识

来源:河南艺术中专学校招生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2-04-06 15:20:02

清晨或傍晚,当你行走在公园路边或是踱步至广场,常常会看到空场上,随著音乐载歌载舞的人群。据艺术史学家考証,人类生活最早出现的艺术形式是舞蹈,而广场舞,正是舞蹈艺术中最大的一个子系统。在我国现阶段,广场舞不但是全民健身活动的一种方式,更在潜移默化间浸染和传递著一种文化内涵。它将各种民间舞蹈的文化元素包容并兼,然后以人们容易接受的方式表达出来。最为关键的是,它能让参与者快乐地享受在其中,幸福感倍增。

民俗是源泉

“我国流行的广场舞,主要来自人民群众自身的创造。”中国舞协分党组副书记、秘书长罗斌告诉记者,“各类广场舞的动作语言、风格样式,或出自现实生活的提炼,或源于民族民间舞蹈文化的滋养,或结合流行文化的观念与形态激发,或来自异域舞蹈文化的传播,但多数还是自发、自由、自主生成的。”

其实在我国广袤的田土乡间,带有原生形态的广场舞始终存在,且历史悠久。这其中既有民族舞蹈风格传承的舞种,如秧歌、花灯、花鼓灯和阿细跳月等,也有富含民间色彩和民俗风格的舞种,如民间节庆中的舞蹈,各种面具、假形舞等。

而在当今社会,广场舞作为一种文化形态在我国成规模地出现,还是20世纪50年代的事。那时,最具代表性的,是青年人在组织倡导下跳的集体舞。那时的舞蹈,是一种融合了都市文化特点、富于原创性的群众性舞蹈,生动活泼、充满朝气。

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为庆祝新中国成立35周年,我国文化部门组织编创了一组青年集体舞,其中包含了各民族的舞蹈元素,整合了许多民俗文化内容和形式,带起比较成功的广场舞活动。而到了时下,广场舞已成为民众健身、娱乐的重要方式,在城乡流行,并以一种自下而上的传播方式在进行,其主要形态包括健身舞、民族舞、排舞等,艺术与体育的属性和功能兼而有之。

在罗斌看来,广场舞除了具有自发性、自娱性、民族性、民间性外,还具有再生性和创造性。而后者,正是广场舞几经演化却经久不衰的“动力之源”。现在的广场舞,没有停留在原生形态传播、传承的平台上,而是与时俱进地创造著新的舞蹈形态。如中国舞蹈家协会在全国推广的“百姓健康舞”,便是在整合舞蹈、健身、保健等诸多理念的基础上,融合发挥舞蹈的审美功能,实现人的身心愉悦的一种广场舞。

“如果能够有一个更加广阔的平台,加大这种舞蹈的传播力度,将有利于规范广场舞的行为,实现良性、健康的广场舞发展态势。”罗斌说。

人文最动人

位于陕西省咸阳市西北部的长武县,过去打牌赌钱的多,村裡邻裡吵架的多,如今却以“常舞”而远近闻名。为活跃农民文化生活,长武县在106个行政村建成了健身广场,配发并安装健身器材1000多件(套),并为160个村配发了专用音箱。该县文体部门专门选派了100多名社会体育指导员,以包村的形式培训广场舞骨干。两年来,县、镇、村共培训出1000名村组广场舞活动骨干,带动村民在农闲和早晚时间走进广场,跳舞健身。

当村组广场舞起步后,长武县又开始举办村级广场舞比赛,并对优秀村组进行奖励,这大大鼓舞了农民群众跳舞健身的积极性。目前该县已有100多个村组建了广场舞团队。当地人告诉记者,“自从组织跳广场舞后,跳舞的多,健身的多,社会和谐安定了。”“村村都跳广场舞,跳出和谐幸福生活。”广场舞,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新时尚。

而在许多城市,“有广场的地方,就有广场舞”,且跳广场舞也已不是老年人的“专利”。

“在我们广场舞的队伍裡,年轻的队员隻有20来岁。”宋广英是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姚家街道健身队的领队。提到人们参与广场舞的热情,她不无骄傲地表示,健身队目前已经有300多名队员,且规模还在不断扩大。

“目前还是以50多岁的队员为主,但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宋广英告诉记者,“我们的队员中有大学教授、银行高层,还有单位保安……大家都开开心心在一起跳。”

专家认为,广场舞对于社会文化的“反哺”作用,主要体现在3个方面。一是可以激发民众的舞蹈天性,让美和健康在身体快乐的律动中真正复现,在强身健体的基础上,实现人的身心和谐。二是广场舞可以改善人的合作意识,促进群体意识的良好发展,有利于激发人们的正能量,形成良性的社会风气。三是广场舞可以让人们熟悉自己的民族性格,深化民族记忆,增强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

不只是舞蹈

“从我国各地广场舞的普遍现状来看,广场舞在人们社会生活中是有大量需求的。政府文化部门应该为老百姓提供更多的场所,而舞蹈工作者也应在此时利用专业优势,多编排一些简单易学的广场舞,让它的样式更加丰富有韵味,让它的运动方式更加健康科学。”北京舞蹈家协会副主席阮玉兰对记者说。

专业学舞蹈出身的阮玉兰,在很长一段时间裡一直在北京市文化系统负责群众文化方面的工作。10年前,在她的带领下,北京市组织的专家和群众舞蹈骨干一起创编、推出了8套“北京新秧歌”,一经推出就受到了广大百姓的喜爱。2003年,新秧歌扭进了人民大会堂﹔2004年,中法文化年,新秧歌又扭出了国门,跳到了香榭丽舍大街,不但让国际友人看到了中国老百姓的精神风貌,也大大提升了国人的自信。彼时情景,她至今回忆如新。如今,隻要一有空闲,她就会去景山公园、北海公园等北京广场舞较为聚集的地方转转、看看。

阮玉兰观察到,大多数广场舞参与者不仅仅是为了跳舞而跳舞,而且希望参与到集体活动中,相互配合照应,相互支持关心。这样散发出的人文关怀,从闲余时间裡的广场舞活动,延伸到日常工作生活中,同样能让人心生平静,亲朋邻裡间关系也变得和睦起来。

“你知道吗,这其中有许多60岁左右的人,是在以这种形式寄托情怀,他们在跳舞的同时,也是在圆他们年轻时追求美的梦啊。”阮玉兰感慨道,“广场舞提供机会,让一些闭门闭户的老人走出来,参与到集体的活动和创作中,感受集体荣誉感和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关爱,这会让他们更有自信。”

阮玉兰坚信,“尽管运行过程中出现过一些负面情况,但隻要加以适当引导,让其健康发展,广场舞就能在繁荣民众文化生活的同时,为社会带来积极向上的生动气象。”

(原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金 晶)


内容来源于网络搜集,仅为个人学习参考使用,如有不妥或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